南医五院多科协作开展重症孕产妇救治演练

 7月26日上午,南方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开展了一场严肃的、紧张有序的重症孕产妇救治演练,旨在进一步检验和提高重症孕产妇的救治水平,以及多科室间的协作能力。本次演练是模拟2014年由鳌头医院送至我院抢救的一名重症孕产妇的救治过程。

上午9:00,演练正式开始。妇产科住院总医师阮丽君医师接到鳌头医院妇产科医生电话:出车接诊一名停经19周、下腹痛6小时、血压一直测不到、心率115次/分的危重孕妇,约10分钟后送达。阮医师接电话后告知鳌头医院医生在车上做好必要抢救并迅速向妇产科主任徐晓武汇报,徐主任立即致电医教部张文君主任,同时立即赶至急诊科待命。

2

急诊抢救室

 9:10,随着鳌头医院120急救车门打开,担架床落地,等候中的急诊科和妇产科的医务人员迅速开展抢救,将患者迅速送至抢救室:只见患者呼之不应,触摸颈动脉没有搏动,皮肤苍白、湿冷,胸廓没有起伏,考虑心脏骤停。阮医生立即致电医教部莫文婷医生启动重症孕产妇抢救小组。在急诊科谭杜勋主任和妇产科徐晓武主任组织指挥下,大家各施其职,徒手心肺复苏、面罩高流量吸氧、深静脉置管、交叉配血、全速补液、连接心电监护仪……一护士大声报告:“P:0次/分,R:0次/分,BP:0/0mmHg,SpO260%”。行导尿术,未导出尿液,“患者无尿。”妇科一区护士长负责办理入院手续,阮医师快速向家属告知病危同时详细询问病史、开医嘱、验单,护士也快速过医嘱,贴条码,送血标本。此时,重症孕产妇抢救小组各成员也陆续到位,床边彩超提示:腹腔大量积液,腹腔可见胎儿回声,考虑:妊娠合并子宫破裂。麻醉科欧阳主任立即行气管插管,予机械通气;妇科一区林海燕副主任医师行腹腔穿刺抽出不凝血5ml,确诊腹腔内出血并通知输血科备红细胞10U、新鲜冰冻血浆1000ml;护士再次大声报告:“P:0次/分,R:0次/分,BP:0/0mmHg,SpO260%”。静脉注射肾上腺素、微泵滴入多巴胺,轮流持续胸外心脏按压,再次告知并签署病危通知书。经过全体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9:30患者心率恢复至125次/分,但血压仍然测不出。抢救小组成员就地紧急会诊讨论,考虑患者为子宫破裂腹腔大量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情况非常危急,现在已处于休克失代偿期,如不去除出血休克病因,患者随时死亡。但此患者病情危重,术中术后也有随时死亡可能及术后植物人可能等。在充分告知患者家属征得同意后决定行剖腹探查术。医教部张文君主任做了详细的抢救分工。

5

专家会诊

6

手术室抢救

9:50,患者被送至手术室。术前患者HR:150次/分,BP:75/43mmHg,SpO285%。10:00,手术开始,台上由徐晓武主任和单青主任主刀,台下由麻醉科欧阳主任统一指挥,ICU李沙主任、心内科江志忠主任、输血科瞿少刚主任通力合作抢救。术中见腹腔内大量不凝血及凝血块约4800ml,子宫左后壁左侧宫角见不规则破裂口8×7×7cm,羊膜囊及胎儿游离于腹腔,快速清理腹腔及缝合子宫。10:15,检验科报告危急值:HB:55g/L,APPT:52.3秒,FIB:1.3g/L。患者依次输入了红细胞、冰冻血浆、白蛋白、人纤维蛋白原、冷沉淀等。10:40,患者腹壁创面及子宫创面大量渗血,经反复缝合、热敷、医用胶对症处理并结扎双侧子宫动静脉后,创面仍然持续渗血。此时患者口腔插管处及鼻腔大量血性液体渗出,皮肤穿刺点有瘀斑,考虑出现DIC。术中抢救小组成员反复讨论,因DIC出现病情危重不适宜行子宫切除术。11:40,给予宫腔纱块填塞压迫,放置腹腔引流管,常规关腹。患者入院后一直无尿,术中使用利尿剂后仍无尿。11:50,心电监护提示血压持续下降,腹腔引流液已达400ml,口鼻腔出血明显增加,全身皮肤浮肿,穿刺点瘀斑明显扩大。孙彦君主任负责多次与患者家属沟通谈话并签署病情告知书。12:15,患者再次出现心脏骤停,经4次除颤、持续心脏按压后心跳仍未恢复,血压仍未能测出。13:40,患者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宣布临床死亡。在抢救小组的共同努力下,患者最终回天乏力。由医教部张文君主任和妇产科徐晓武主任与患者家属沟通并宣布临床死亡,患者家属表示理解并接受。

3

医生与家属沟通病情

7

演练宣布结束。随后,在大会议室举办了总结会议。参与演练的成员就此次演练积极发言,各抒己见,充分肯定了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抢救意识强、到位迅速、职责明确、组织协调能力较强、处理到位,但同时也暴露了部分医务人员个人防护不到位、现场物资准备不充分、缺乏最高指挥等弥待改善的问题。最后,钱毅副院长鼓励全体抢救小组成员,他指出,演练是为了实战,希望大家总结不足,努力提高重症孕产妇抢救小组的救治水平,力争成为榜样。(文/徐晓武 徐雪梅)